爱你们!小心心送给我就么么你们!评论送给我就亲亲抱抱举高高!

【bg】 盆栽惨案 (松本润x你)

emmmmmmm......
给你 最近可怜兮兮的 @盆栽精

————————————————————

「喂,润,你在哪啊?」

「我不是和你讲了我今天晚上要和朋友喝酒晚点回家?」

「可是,我觉得我好难受啊,头疼,好像还发烧了,润。。。你可不可以回来」

「。。怎么弄的?我马上就回家,你等着我」

挂断了电话,躺在沙发上吃着雪糕的你开心的笑了一声,然后拿遥控器关掉电视的静音,接着看松本润的节目。

一会,在你笑的特开心的时候,门一下子被推开,松本润火急火燎的进了屋子,你抱着雪糕回头看了他一眼

「润!你回来啦!」

松本润皱着眉头冲过来抢走你的雪糕

「你都生病了还吃雪糕?你不要命了?」

「哎呀,我没有生病哦!就是觉得润好久没有陪我玩了就想打个电话骗骗你,看你回不回来。」

你伸手就要去拿他手里的雪糕。

他转手就扔掉雪糕,用手摸了摸你的额头,感觉没有什么问题,眉头才舒展。

「我。。。我的雪糕QAQ。。。」

「下回不许开这种玩笑!」

他认真的和你说着,你只是敷衍的说

「好好我知道啦,润最好了」

然后就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他一口

他无奈的看了你一眼,搂着你坐在了沙发上,拿出手机给朋友发了消息道歉。

尝到了甜头的你在后来松本润的几次外出聚会的时候总是会找点小理由让他回来。什么心情不好求安慰啊,什么学校里谁怎么怎么对你你害怕到不敢睡觉啊之类的有的没的的理由。

而松本润知道你心里的小算盘,但是又没有办法,只能和朋友道歉然后回家。虽然想发火但一看到你笑着和他说话就没有办法生气,只能压压自己的火气,陪你玩。

这天,松本润说有事不能回家,你又双叒叕找理由骗他回了家。回家之后觉得自己可能闯祸了,也许他可能真的有事,因为他是带了一堆资料回来的。

松本润回家之后,先是抱着活蹦乱跳的你亲了一下说

「乖,我去工作,你别打扰我。」

然后就冷着脸去了书房。

你也反应过来他可能真的是有事,就也不去打扰他了,就打算拖个地。

你光顾着想今天晚上怎么和他道歉,没有注意自己身后的东西,然后就听清脆的 「咔」一声,你突然意识到不妙,回头一看。

「完了,今天要玩完!完了完了我要死了!完了完了闯祸了!」

然后捡起地上半截被你撞掉的枝丫,悄咪咪插进盆栽的某一处,假装安慰自己看不出来隐藏的很好。

但是,这样总归不是办法,你就打算把自己献给他赔罪。

你去充了一杯咖啡,然后偷偷溜进书房,结果不小心踢到了书架,给松本润吓一跳。

他回头看到是你,笑了一下

「谢谢你,还帮我冲咖啡。」

你心虚的笑了笑,把咖啡放到桌子上。

松本润拿起来喝了一口,就继续敲击着电脑。突然发现你没有回去的趋势,就扭头看你

「怎么了?」

你慢慢的坐在他的腿上,然后两只胳膊搭在他肩膀上

「润,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嗯?」

他微微的笑着。

你看着他的笑,突然心虚到不行,就打算出卖色相先哄他开心。

你闭上眼睛去亲他的嘴,他笑了一下,就回应着你的亲吻。

你抓住他的手放到你的胸上,他果然懂得你什么意思,轻轻的揉捏着。另一只手伸向你睡裙底下的双腿间,隔着内裤轻轻的摩擦。

你可能有点忘乎所以,不知道抽什么风,把一只胳膊放在身后的桌子上,然后,悲剧来了。

胳膊碰倒了咖啡,咖啡洒出来,直接到进电脑里,然后电脑就黑屏了。

松本润立马睁开眼看向电脑,然后按了几下没有反正。

已经悄咪咪站在一边的你觉得今天可能注定是你最不好过的日子了。你看着松本润的脸,分析着他的表情。嗯。。。没有表情。

松本润用纸巾稍微擦拭了表面,拿起笔记本

「我出去修一下电脑,你在家等着吧」

就冲出了书房,走出了家门。

你自己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咖啡杯,发觉今天真的要完蛋。

等松本润回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到快睡着,才听到开门的声音。你赶紧站起来,问他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放在店里明天去取,就是没保存的东西不知道还在不在。」

「那。。。那就好。。。」

你慢慢走到他跟前,拉住他衣服的袖子

「你不用愧疚,毕竟是我的问题。」

他看看你,揉了揉你的头

「这样我就不用工作了,可以陪你玩了。」

他笑了笑,抱着你坐到沙发上。

「润。。。我。。。」

「怎么?你想继续刚刚的事情?」

「不。。。不是。。。是。。。」

「嗯?」

「我。。。刚刚去书房找你。。。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因为。。。因为。。。我。。。不小心弄坏了你的盆栽。。。」

然后你就看到松本润的微笑变成了僵硬然后就变成了冷漠再然后你就发现

完了,他生气了。。。

他放开了你,走向了盆栽,看了看被你摧残的地方,起身看着你,说

「这几天我真是忍够了。」

然后他就去了卧室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而你,快要哭出来,感觉自己真的是做错了,就留了张纸条,随便套了一件大衣,抱起死沉死沉的盆栽就出了门。

因为你出门太着急,发现你居然没有带钱包,更别说手机了,你又不敢回去取,因为没有钥匙,所以你只能抱着盆栽往自己记得有卖盆栽的地方走,中途幸亏有好心人能顺便帮你搬一下,不然你可能会累到怀疑人生。

等你走到卖盆栽的地方,结果因为走的时间太长人家下班了。

你抱着一个大盆栽,穿着还挺厚的一件外套,里面是睡衣,幸亏出门穿的不是拖着,找到街边一个花坛旁边坐了下来,犹豫该不该再走回家,该怎么和松本润认错,该怎么才能挽回这段时间自己因为任性犯下的错误。

「喂,晚上挺寂寞的,陪我们喝一杯吧!」

你面前出现了几个人,他们拎着酒瓶满身酒气。

「不去」

「呦,你还挺硬气啊?就去一趟没事的。」

他们伸手就要拉你。

「喂!久等了!」

一个陌生的男人向你走过来,蹲在你面前

「等了很久了吧」

然后看向周围的那群人

「有事吗?」

周围的那群人灰溜溜的走掉了。

你向陌生人道谢,陌生人看了看你的大盆栽问

「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弄坏了家里人的盆栽,但是盆栽店关门了」

「那你就回家吧,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你家里人会担心的。」

「可是。。。我没带钱」

「那我开车送你吧」

「真的吗?那真的麻烦你了!」

陌生人抱起你的大盆栽,你跟着走到了一辆车前面,上了车。

你在陌生人的车上聊的特别开心,被逗的前仰后合,也就忘了看路这种事情,况且你天天跟着松本润走,也就丧失了记路的能力。

等车停下的时候,你抱着盆栽突然发现不对劲,车停在一个宾馆前面。

「怎么回事?不是说送我回家?」

「这里就是你今天和我的家」

陌生人下车要拉你进宾馆,你怎么反抗都没用,急中生智,用盆栽狠狠的砸了陌生人一下,就赶紧挣脱开逃跑。

你一边回头看他有没有追上来一边死命的跑,然后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当你撞进去的时候,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抬头,看到的是熟悉的脸,你一下子哭出来。

他搂着你,看着追过来的陌生人

「这是我的女人,你胆子真大」

那个人吓了一跳,但是还是假装镇定

「不不不,老弟,她是我老婆,和我闹气」

你刚想反驳,刚发出c的音,就被松本润一下子拉过来狠狠的吻上了嘴。他的舌头在你嘴里肆虐,掠走你嘴里的空气。当你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放开了你,在你耳边说

「你等我一下」

就走到一脸懵逼的陌生人面前,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滚」

然后转过身一把搂过震惊的你

「我们回家」

回家之后,在你快把他问烦的时候才知道,松本润整理好心情准备出来和你道歉的时候看到了你留在桌子上的纸条就冲出去,在你最开始被人缠上的时候,松本润刚到,正打算冲上来,被一个陌生人抢先,然后就看到你被他带进车里,扬长而去。于是,他追了一路,救下差点被拐跑的你。

晚上,你被他压在身下的原因就是你砸变态弄坏了盆栽他需要补偿。

果然,第二天,学校老师接到了你的请假的电话。

———————————————————————
费劲吧啦的写到这个点,而且最后还偷偷的问了厉害的水果,然后变得超级带感emmmmmmmm....
我尽力了!晚安!!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笔芯!

评论(6)
热度(63)
© 红烧锦鲤 | Powered by LOFTER